天龙八部私服公益服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发布网-天龙私服

天龙八部私服公益服

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,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

  • 博客访问: 1644679218
  • 博文数量: 41060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10-23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,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。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。

文章存档

2015年(21079)

2014年(77858)

2013年(24923)

2012年(79958)

订阅

分类: 中国企业新闻网

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,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。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,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。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。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。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。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,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,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,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。

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,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。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,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。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。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。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。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,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,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阿朱忽然异想天开,说道:“王姑娘,我想假扮乔帮主混进寺,将那个臭瓶丢给众叫化闻闻。他们脱险之后,必定好生感激乔帮主。”王语嫣微笑道:“乔帮主身材高大,是个魁梧奇伟的汉子,你怎扮得他像?”阿朱笑道:“越是艰难,越显得阿朱的段。”王语嫣笑道:“你扮得像乔帮主,却冒充不了他的绝世神功。天宁寺尽是西夏一品堂的高人物,你如何能来去自如?依我说呢,扮作一个火工道人、或是一个乡下的卖菜婆婆,那还容易混进去些。”阿朱道:“要我扮乡下婆婆,没什么好玩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,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王语嫣向段誉望望,欲言又止。段誉问道:“姑娘想说什么?”王语嫣道:“我本来想请你扮一个人,和阿朱一块儿去天宁寺,但想想又觉不妥。”段誉道:“要我扮什么人?”王语嫣道:“丐帮的英雄们疑心病好重,冤枉我表哥和乔帮主暗勾结,害死了他们的马副帮主,倘若……倘若……我表哥和乔帮主去解了他们的困厄,他们就不会瞎起疑心了。”段誉心酸溜溜地,说道:“你要我扮你表哥?”王语嫣粉脸一红,说道:“天宁寺敌人太强,你二人这般前去,甚是危险,那还是不去的好。”段誉不悦道:“他二人走投无路,阿朱姊姊何必再出言恐吓?”阿朱笑道:“这不是恐吓啊,我说的是真话。”阿碧道:“丐帮众人既都囚在那天宁寺,乔帮主赶向无锡城,可扑了个空。”。

阅读(59305) | 评论(90296) | 转发(42763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李红威2019-10-23

梁剑那西夏武士挺身站立,既不答话,也不移动身子,段誉一斜身,反抓住了身旁一名西夏武士后腰的“志室穴”,向那怪人掷去。那人微一侧身,砰的一身,那西夏武士的脑袋撞在墙上,头盖碎裂而死。段誉吁了口气,道:“你是人,不是鬼。”

这时除了那新来的怪客之外,西夏武士已只剩下了五人,其一名西夏人和一名汉人是“一品堂”的好。余下名寻常武士眼看己方人越斗越少,均萌退志,一人走向门边,便去推门。那西夏好喝道:“干什么?”刷刷刷刀,向段誉砍去。那西夏武士挺身站立,既不答话,也不移动身子,段誉一斜身,反抓住了身旁一名西夏武士后腰的“志室穴”,向那怪人掷去。那人微一侧身,砰的一身,那西夏武士的脑袋撞在墙上,头盖碎裂而死。段誉吁了口气,道:“你是人,不是鬼。”。这时除了那新来的怪客之外,西夏武士已只剩下了五人,其一名西夏人和一名汉人是“一品堂”的好。余下名寻常武士眼看己方人越斗越少,均萌退志,一人走向门边,便去推门。那西夏好喝道:“干什么?”刷刷刷刀,向段誉砍去。这时除了那新来的怪客之外,西夏武士已只剩下了五人,其一名西夏人和一名汉人是“一品堂”的好。余下名寻常武士眼看己方人越斗越少,均萌退志,一人走向门边,便去推门。那西夏好喝道:“干什么?”刷刷刷刀,向段誉砍去。,那西夏武士挺身站立,既不答话,也不移动身子,段誉一斜身,反抓住了身旁一名西夏武士后腰的“志室穴”,向那怪人掷去。那人微一侧身,砰的一身,那西夏武士的脑袋撞在墙上,头盖碎裂而死。段誉吁了口气,道:“你是人,不是鬼。”。

邓倩10-23

那西夏武士挺身站立,既不答话,也不移动身子,段誉一斜身,反抓住了身旁一名西夏武士后腰的“志室穴”,向那怪人掷去。那人微一侧身,砰的一身,那西夏武士的脑袋撞在墙上,头盖碎裂而死。段誉吁了口气,道:“你是人,不是鬼。”,这时除了那新来的怪客之外,西夏武士已只剩下了五人,其一名西夏人和一名汉人是“一品堂”的好。余下名寻常武士眼看己方人越斗越少,均萌退志,一人走向门边,便去推门。那西夏好喝道:“干什么?”刷刷刷刀,向段誉砍去。。那西夏武士挺身站立,既不答话,也不移动身子,段誉一斜身,反抓住了身旁一名西夏武士后腰的“志室穴”,向那怪人掷去。那人微一侧身,砰的一身,那西夏武士的脑袋撞在墙上,头盖碎裂而死。段誉吁了口气,道:“你是人,不是鬼。”。

罗景斓10-23

那西夏武士挺身站立,既不答话,也不移动身子,段誉一斜身,反抓住了身旁一名西夏武士后腰的“志室穴”,向那怪人掷去。那人微一侧身,砰的一身,那西夏武士的脑袋撞在墙上,头盖碎裂而死。段誉吁了口气,道:“你是人,不是鬼。”,这时除了那新来的怪客之外,西夏武士已只剩下了五人,其一名西夏人和一名汉人是“一品堂”的好。余下名寻常武士眼看己方人越斗越少,均萌退志,一人走向门边,便去推门。那西夏好喝道:“干什么?”刷刷刷刀,向段誉砍去。。这时除了那新来的怪客之外,西夏武士已只剩下了五人,其一名西夏人和一名汉人是“一品堂”的好。余下名寻常武士眼看己方人越斗越少,均萌退志,一人走向门边,便去推门。那西夏好喝道:“干什么?”刷刷刷刀,向段誉砍去。。

袁倩倩10-23

一转身间,忽见门边站着一个西夏武士,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进来的,这人等身材,服色和其余西夏武士无异,只是脸色蜡黄,木表表情,就如死人一般。段誉心一寒:“这是人是鬼?莫非……莫非……给我打死的西夏武士阴魂不散,冤鬼出在?”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是谁?想……想干什么?”,那西夏武士挺身站立,既不答话,也不移动身子,段誉一斜身,反抓住了身旁一名西夏武士后腰的“志室穴”,向那怪人掷去。那人微一侧身,砰的一身,那西夏武士的脑袋撞在墙上,头盖碎裂而死。段誉吁了口气,道:“你是人,不是鬼。”。一转身间,忽见门边站着一个西夏武士,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进来的,这人等身材,服色和其余西夏武士无异,只是脸色蜡黄,木表表情,就如死人一般。段誉心一寒:“这是人是鬼?莫非……莫非……给我打死的西夏武士阴魂不散,冤鬼出在?”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是谁?想……想干什么?”。

吴亮10-23

一转身间,忽见门边站着一个西夏武士,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进来的,这人等身材,服色和其余西夏武士无异,只是脸色蜡黄,木表表情,就如死人一般。段誉心一寒:“这是人是鬼?莫非……莫非……给我打死的西夏武士阴魂不散,冤鬼出在?”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是谁?想……想干什么?”,一转身间,忽见门边站着一个西夏武士,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进来的,这人等身材,服色和其余西夏武士无异,只是脸色蜡黄,木表表情,就如死人一般。段誉心一寒:“这是人是鬼?莫非……莫非……给我打死的西夏武士阴魂不散,冤鬼出在?”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是谁?想……想干什么?”。一转身间,忽见门边站着一个西夏武士,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进来的,这人等身材,服色和其余西夏武士无异,只是脸色蜡黄,木表表情,就如死人一般。段誉心一寒:“这是人是鬼?莫非……莫非……给我打死的西夏武士阴魂不散,冤鬼出在?”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是谁?想……想干什么?”。

吴愁10-23

那西夏武士挺身站立,既不答话,也不移动身子,段誉一斜身,反抓住了身旁一名西夏武士后腰的“志室穴”,向那怪人掷去。那人微一侧身,砰的一身,那西夏武士的脑袋撞在墙上,头盖碎裂而死。段誉吁了口气,道:“你是人,不是鬼。”,那西夏武士挺身站立,既不答话,也不移动身子,段誉一斜身,反抓住了身旁一名西夏武士后腰的“志室穴”,向那怪人掷去。那人微一侧身,砰的一身,那西夏武士的脑袋撞在墙上,头盖碎裂而死。段誉吁了口气,道:“你是人,不是鬼。”。那西夏武士挺身站立,既不答话,也不移动身子,段誉一斜身,反抓住了身旁一名西夏武士后腰的“志室穴”,向那怪人掷去。那人微一侧身,砰的一身,那西夏武士的脑袋撞在墙上,头盖碎裂而死。段誉吁了口气,道:“你是人,不是鬼。”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